<dl id="fxvuq"></dl>

    <progress id="fxvuq"></progress><div id="fxvuq"><tr id="fxvuq"><object id="fxvuq"></object></tr></div>
      <dl id="fxvuq"></dl>
        <em id="fxvuq"></em>

          <dl id="fxvuq"></dl>

          <sup id="fxvuq"></sup>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訊飛 > 新聞中心 > 訊飛動態 > 正文
              關于訊飛

              劉慶峰董事長在年會上的講話:人工智能將是一個偉大歷史進程

              發布時間:2017-02-21 來源: 點擊次數: 打印 作者:

              字號:

                    尊敬的各位董事、股東單位代表、媒體朋友和產業伙伴,親愛的科大訊飛同事們,
                    大家下午好!

                    剛才胡郁代表公司領導班子做了一個非常好的計劃和總結,從中可以看到2016年科大訊飛又取得了一個又一個令人欣喜的進展和進步,更看到了通過2016年的扎實積累,在2017年和未來,面對人工智能的重大產業機遇,我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在今天這樣一個總結過去展望未來的激動人心的時刻,首先我要代表公司董事會、公司領導班子對所有訊飛人所付出的辛勤努力表示親切的慰問,對大家取得的輝煌成果表示熱烈祝賀。每一個訊飛人在過去一年中的拼搏和奮斗,都離不開家庭的支持和理解,所以我也想對訊飛的親人們表示深深的敬意!也借此機會感謝長期以來支持我們的股東單位、董事、媒體以及產業界的朋友們!

                     人工智能將是一個偉大的歷史進程,現在正在一批頂尖的科學家、科研機構和頂尖的科技公司的共同推動下成為現實。

                     2016年是人工智能正式提出60周年,而前60年可以說中國力量基本是缺席的。2015年底,科大訊飛舉辦“AI復始,萬物更新”年度發布會,推出人工智能時代的交互標準AIUI,引領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成為令人矚目的焦點。2016年已經成了中國人工智能的歷史元年,伴隨AlphaGo和李世石的圍棋對決,人工智能更是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而科大訊飛在中國率先把人工智能的未來通過產學研合作的方式呈現給整個產業界和創業者。
                     2016年底,科大訊飛首先在發布會上提出我們已經從互聯網+時代進入到人工智能+時代。這次發布會,3000人的會場來了5000多人,100多萬人在線觀看,第二天短短一天之內發布會現場視頻的傳播超過600萬。如此高的人氣,充分說明了社會對我們在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界所做引領貢獻的肯定。可以說,在科大訊飛的努力下2016成了中國人工智能元年。如果2015年說到人工智能,大家不知道科大訊飛,那是我們的問題。而今天如果一個機構分析人工智能,不知道科大訊飛,那就是它的專業能力太差。

               

                     除了在中國,全球人工智能大潮已經在美國、日本、歐洲,在全世界勢不可擋。從實驗室走向了產業,從專業領域走向了開放的消費類市場,從大城市走到了鄉村。我們也可以從科大訊飛的發展以及用戶數中看到這個大的趨勢。過去一年,在訊飛智能語音和人工智能開放平臺上,每天使用人次從12.97億增長到了30億次以上,第三方創業團隊從12萬增加到25萬。每一個創業團隊如果是帶著10個人的公司的話,我們在去年一年新增的13萬團隊就對應著130萬人在圍繞著科大訊飛做雙創活動。

                    我們看看現在的實時數據,今天從凌晨到14點,已經有14億人次在使用訊飛開放平臺。在我們年會開始一個小時之間,就有1億6000萬人次在使用,相當于每一分鐘有260多萬人次使用,每秒鐘有4萬人使用,現在在海外也有200多萬人使用。這個驚人的數據就是科大訊飛在人工智能時代呈現給大家的第一個階段性成果。所以我想,我們理應感到自豪。我們現在在這里開會,但是我們的服務正在改變和影響世界。

                     下面,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人工智能在這個時代的實現路徑是什么樣的,需要什么樣的企業,對我們訊飛人又有怎樣的要求。

                     人工智能的核心技術發展有2條主線:第一是以深度神經網絡為代表的算法,在這方面科大訊飛已是全球領先的水平,并且在多項國際比賽中拿了全球第一。第二個是腦科學和類腦科學研究。目前腦科學和類腦科學的相關研究不斷突破,在這個領域我們已經跟中國醫學科學院/協和醫學院、中國科學院神經所等眾多的研究機構進行了深度的合作。

                    在這兩個方向上,科大訊飛都在持續突破。即使沒有新的算法突破,以我們今天所掌握的技術成果,結合云計算、大數據和移動互聯網,我們也已經可以改變一個又一個的行業。當前,我們已經可以讓機器學習行業頂尖專家的知識,未來達到行業一流專家水平,從而超越90%的普通專業人士,這就是今天我們面臨的機遇。

               

                    人工智能改變世界有3個要素:核心算法、行業大數據和行業專家。

                    核心算法就好比一個無比聰明的孩子。當他沒有學習天文學,他不知道天文;他沒有學習醫學,他不懂醫學。但是只要他足夠聰明,他有足夠強的學習能力,把行業數據給他后,他很快便會具備各個領域的知識。所以,人工智能并不是普適萬能的,還需要腳踏實地的跟各個領域的專家結合,才能真正的來改變世界,這三要素必須合在一起。

               

                    現在,不是人工智能企業要顛覆世界,而是人工智能的頂尖優秀企業通過跟各個領域的專家和優勢公司合作來造福人類。所以我們在工作中認識到光講源頭創新是不夠的,在人工智能時代能夠為客戶創造價值才是硬道理。下面,我舉幾個例子:

               

                    去年十月份錘子科技發布會上,老羅對訊飛輸入法做了一段出乎我們意料的宣傳,之后短短的幾天內獲得了上千萬下載,并且成千上萬的人感謝老羅推薦了一個這么好的一個應用。同時我也收到很多電話“質問”我,說這么好的東西為什么早沒有告訴他們。所以我們還是很低調。但我覺得在這個時代,不管是低調還是高調,應用是硬道理。我們可以看到蘋果的用戶在老羅發布會之后開始著急了,說為什么iOS用訊飛輸入法還要跳轉。經過各方努力,在春節前我們給所有蘋果用戶送上了一份禮物,就是iOS上可以實現語音輸入不用跳轉。網上一邊倒的說,訊飛輸入法實在是太好用了,遠超蘋果自帶輸入法。

                    在和中科大原校長侯建國院士交流人工智能時,他特別高興地告訴我,科大77、78級很多的海外校友都用訊飛輸入法,沒想到這么好用,他們此前從沒有感受到一個中國企業能夠有遠超海外同類企業的這么好的核心技術和產品,值得我們所有中國人為之驕傲。

                    春節將至,很多人出國旅游,我很高興和大家分享一個讓我鼓舞的消息:我的一個老鄉,連26個英文字母都不認識,他在美國通過訊飛的翻譯應用成功的點了蛋炒飯。看來,我們的翻譯機不僅僅能夠讓胡郁拿來交女朋友(調侃胡郁在2016年度發布會上通過曉譯翻譯機與外國美女交流——小編注),還可以解決吃飯、問路等生活剛需問題。

                    昨天下午,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主任李曉東給我發來信息,說中國不上網的人有6.42億,其中24%的人之所以不上網,不是因為他們不需要,也不是因為他們沒時間,而是因為他們不懂得怎么用拼音錄入,但是他們都是會說話的,所以有了語音技術,中國還不會使用拼音輸入的兄弟姐妹們不至于被落下,不至于在人工智能社會被甩開。所以,我覺得能夠使1億多人通過我們的語音進入互聯網時代,也是對整個社會進步的巨大貢獻。我們再看幾個例子。

               

                    今年上半年我為了了解基層教育的實際需求和現狀,隱姓埋名,穿了我父親當年的工作服,拿了幾年前那個破得不能再破的手機,悄悄的來到了金寨縣的一個教學點上。這個教學點四個年級,一共二十多個學生,卻只有兩個老師。他們不知道我是誰,我說我想考教師資格證,是來當志愿者學習的。我原來擔心孩子們會不接受我,結果半天以后孩子們就喜歡上我了,等我兩天以后要走的時候,好多孩子流著淚希望我不要走,兩個老師都在苦口婆心地勸我留下來,還教我怎么樣去考教師資格證。我一開始以為是我的顏值高,有親和力,大家才那么歡迎我。回來以后靜下心來想想,才發現是他們太需要老師了。

                    在村里面,幾乎從村長到普通家庭都無比尊重學校里的丁老師,因為她帶了這個山村幾十年所有的學生。可是她無比的焦慮,因為她要退休了,既擔心后繼無人,也擔心她的知識跟不上這個時代。半年以后,我把這個學校的老師學生請到科大訊飛來,來到我們展廳(他們這個時候才知道,我是科大訊飛總裁),看到我們研制出的教學產品,老師和孩子們都無比興奮。后來,當我們的產品放在他們學校的時候,我看到對他們的幫助,我認為不光這兩天值了,我們這么多年為教育的投入和付出也是真的值了。

                    昨天,教育事業群執行總裁王政分享了他一個朋友的故事,他朋友的孩子很聰明,但是原來因為重復性學習太多,所以討厭學習,結果就是一個班四五十人,他三十五名。但是現在通過使用訊飛的智學產品,一個學期下來他是全年級第一名。這樣的故事在中國的一千多所學校每天都在上演,我們的應用效果也隨之在不斷深化,全國百強校中有一半都在用我們的產品,所以我們才說應用是硬道理。

               

                    再看看安全方面的例子,給大家看一個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播的一則用電話防詐騙系統防騙的新聞:淮南的一個女士,犯罪分子(騙子)正在跟她通電話,指揮她怎么樣轉款怎么弄,她完全相信了,然后我們的電信防詐騙系統發現并通知了公安機關,后公安干警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把錢都存在指定的卡上,密碼也已經設好,正打算告訴騙子。通過我們的系統,她減少了十幾萬的損失。

                    同樣的故事我看到很多,在安徽淮北,一個受害人根據騙子的指揮,把十幾張卡的50多萬塊錢全部轉到一個卡上,正準備匯出去的時候,被我們的系統發現并及時制止。類似的案例很多,據統計,在安徽我們的系統上線了才6個月,就給社會減少了5個多億的詐騙損失。去年統計結果表明,全國冒充公檢法詐騙上升將近70%,而安徽因為使用了訊飛的技術,比例下降了80%。

                    在這個時代,人工智能不再是概念,應用是硬道理。我們正在通過我們的技術,包括面向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發布的新疆多語言的平臺和面向藏語的平臺,努力實現建設一個美好的世界的目標。我們有一個年輕的藏語科研人員,在西藏發布會前不久非常遺憾地離世了。所以我們說每一項成果的獲得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源于初心的長期堅守,多少個朝朝暮暮的心血付出,才可以看到終彩虹夢想的實現。所以,我想我們要向所有這些改變世界的科學家們,包括我們自己致敬。

               

                    人工智能改變世界的過程,需要在一個又一個的領域來進行應用的創新,通過跟領域專家的結合來獲得行業的數據。這決定了人工智能產業不是一家公司可以包打天下的,必須要建立產業生態。產業生態的好壞,建設的快慢,決定了一個企業或者一個國家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的進程。所以在人工智能領域,不是一個人跟一個人的戰斗,也不是單個企業和單個企業之間的戰斗,是一個體系和一個體系的競爭,是一個生態和一個生態的競爭。

               

                    科大訊飛現在也確定了我們的生態體系框架:

                    第一層是圍繞訊飛超腦,各事業群、事業部主導的方向,這構成了我們的核心層,也是上市公司的核心業務構成。

                    第二層是在一些探索性方向。在這一層風險與機遇并存,但是作為一個上市公司,不可能在所有探索性方向都做前期風險投入,因為要給投資人交年報,保持業績持續增長。

                    我再給大家披露一下,在全國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從2006年到2015年,連續10年凈利潤增速大于10%的公司只剩下10家,科大訊飛排名前5。所以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但我認為更重要是我們要把這個態勢保持下去。因此為了保持更長遠發展,我們連續多年的研發投入占到了每年銷售收入的25%。大家知道,一般的科技企業只有3%到5%,而華為作為中國創新企業的標桿達到了12%到15%,科大訊飛現在已經連續5年每年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比例25%,這說明了我們對未來的信心。

                    但我們不可能在所有潛在的虧損區進行探索,因此我們鼓勵內部創業機制或者戰略合作機制,在一些探索性方向上進行嘗試。比如說,我們09年成立玩具事業部,連續虧了7年,有段時間大家還在討論說是不是要把玩具方向關掉。2014年底,年度大會后,玩具事業部幾個骨干淚流滿面,以為他們第二年就要散伙。后來我們說用創業機制,用人民幣投票,愿意做的員工自己出資,同時也引入了外部股東。在繼續虧損兩年以后,到2016年終于實現了盈虧平衡。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他們會成為一家上市公司。

                    同樣,在電視業務方向虧損了五六年后,我們也在前年開始采用內部創業機制,設立了新的公司,到2016年還在虧損,但我相信到2017年,他們就會實現盈虧平衡。我們還有很多這樣的方向,包括我們跟京東合作成立的做智能硬件的靈隆科技,我們跟實體KTV合作摸索的人工智能與KTV結合的公司,以及呼叫中心人力外包等方向的公司等。

                    通過科大訊飛、戰略投資者、業務團隊共同參股的方式對新業務方向進行孵化,這樣有利于充分調動業務執行團隊的創業精神,有利于以互聯網的模式加速產品創新迭代和推廣,也有利于提高需要探索的應用業務創新成功概率,同時降低上市公司的經營風險,共擔風險往前走。這是第二層。

                    再往外圍是25萬家的創業者,這樣形成了更大范圍的圍繞科大訊飛核心技術的產業生態,我們會按照這個生態的道路不斷的往下去推動。

                    在人工智能領域,我們更需要頂天立地的創新核心技術,永葆國際先進。還需要真正的站在用戶角度,考慮創造價值來進行創新鏈條的設計,今年將打通整個核心研發平臺,把AI研究院、大數據研究院、云平臺和語音資源部貫通,實現技術的進一步一體化研發。

                    2016年國際幾個非常大的賽事上,在傳統的語音合成比賽中,我們連續獲得國際語音合成比賽Blizzrad Challenge的十一連冠;而在語音識別國際上高水平的CHiME比賽,我們包攬了全部三個測試項目的冠軍,并大比分刷新歷史記錄。在被認為將來要替代圖靈測試的Winograd Schema Challenge比賽中,我們首次參賽就取得了第一名。在美國國家標準技術研究院做的NIST TAC Knowledge Base Population Entity Discovery and Linking Track比賽中,在IBM、卡內基梅隆大學等美國人工智能頂尖機構都參賽的情況下,我們一舉獲得全球第一名,充分證明了在頂天立地的道路上,我們科大訊飛研究團隊的創造力。

               

                    人工智能不僅涉及到了民用,也涉及了國家各個核心戰略領域,因此一個國家需要人工智能的國家隊。大家可以想象未來國和國之間的競爭,理論上就是關鍵的戰略科技方向以及科技企業之間的競爭。而當人工智能時代到來時,一個國家如果在人工智能產業上落后了,這個國家就失去了在未來的話語權。如果在人工智能領域我們能占據主導權,就有了全球的領導力和話語權,因此,中國一定需要一個人工智能國家隊。我們是語音產業的國家隊,因此語音及語言國家工程實驗室落戶到科大訊飛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現在我們要成為人工智能國家隊。

                    成為人工智能國家隊需要三個條件:第一,全球頂尖的核心技術;第二,一批源于熱愛、對人工智能無比癡迷、能長期奮斗的創業團隊;第三,有正確的價值觀。人工智能國家隊必須要不作惡,作惡的公司注定都走不遠。所以放眼看來,在全中國有核心技術、有產業基礎、有優秀團隊、還是一個不作惡的公司,我覺得只有科大訊飛有希望成為國家隊。我想,人工智能國家隊不僅是這個時代給我們的機遇,也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

               

                    科大訊飛從早期創業對中文進行研究、開始做中文語音合成,后來到多語種的合成,然后再到做語音識別,而且在語音合成、識別、翻譯、自動閱卷等領域有望形成代差,現在做到認知智能、做到了整個人工智能的全方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技術是全球頂尖、國際上先進的算法,我們的研究因為體系貫穿,所以率先實現了突破并且在國際比賽中拿到第一,這是我們已經達到的目標,但是在2016年,我們往前又邁進了一步。

                    在2016年,我們不僅僅瞄準全球第一名,而是在幾個關鍵領域如語音合成上形成了代差級優勢。當我們的語音合成技術率先超過4.0分、達到真人水平,現在別人還在奔著4.0分的時候,我們訊飛研究院的同事們已經在考慮什么時候能做到4.8分甚至5分。胡郁有句話我覺得特別好,拿來跟大家分享:如果你一直爬山,你不可能登上月球。而我們團隊的核心內在精神動力與探索精神和挑戰未來的勇氣,使我們不僅在全球保持領先,而且開始尋求代差級優勢。因此我想說,科大訊飛在核心技術上這么多年的發展歷程證明,我們在中國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剛才說了科大訊飛人工智能的產業發展道路,那么人工智能的發展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企業?我們要做什么樣的企業?我們的員工要成為什么樣的員工?我覺得核心就是企業的使命、愿景和價值觀。近我越來越感覺到企業就是一個組織的生命體,跟人的機體一樣,內部需要打通,所以我們要進行矩陣化管理,每一塊都不能有“腸梗阻”,不能有“腦血栓“,體系要貫穿。一個人的價值核心的在于他的思想,有沒有高遠的思想、有沒有向上的內心動力。因此,我覺得一個企業的價值觀、使命和愿景,決定了這個企業能走多遠,決定了企業在未來社會上的成就。

               

                    今年科大訊飛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建設,就是使命、愿景和價值觀的進一步梳理和確定。訊飛421克拉核心價值觀的推動與落地執行,不僅提升了科大訊飛2016年的精氣神,并且進一步激發了訊飛創業18年來所有的熱情。

               

                    訊飛價值觀將成就客戶排在第一位,我們想為客戶創造的價值,一定是陽光、健康、積極的,是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的社會價值,而組織成功的特點就是要堅持源頭創新,創造出全新的成果來服務人類的未來。在這條道路上,訊飛堅守了18年,我從1992年進入實驗室開始至今已經25年,而我的導師王仁華教授等老師們以幾代人的努力,已經堅守了四五十年,正是這種堅守才有了今天我們的舞臺。

                    今天我們訊飛人面臨著非常好的機遇,當然,我們同樣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以前我們是在一個細分的語音市場,做到國際先進。而今天呢,在國內面臨的是頂尖的企業之間的競爭,在國外我們代表中國參與全球競爭,直接面臨的將是谷歌、Facebook、微軟、IBM的競爭。所以科大訊飛人要往前走,不光要有創新精神,要有堅守,要有知識分子的骨氣和真正的上進心,我們還要有能夠經受各種挫折的內心,能夠接受各種錘煉,使我們的內心變得相對粗糙。所以在今年我們提出來訊飛的管理干部“能上能下”,下來以后的干部如果做的好,第二年再上去。燒不死的鳥是鳳凰,真金不怕火煉。我認為人工智能時代科大訊飛正在進行第二次創業,希望在座的所有小伙伴們都能有一顆鉆石心。

               

                    站在這里,我們在想10年后世界將會怎樣?科學雜志在2016年年初預測,到2045年,全世界50%的工作會被人工智能替代,而在中國這個數據是77%,這是去年年初的數據。根據科大訊飛新的研究和我們的產業探索,我認為根本用不到30年這個時代就會到來。那么10年后社會將會怎樣?世界將會怎樣?可以想見的是,每一個設備都能聽會說,能理解會思考。每一個孩子都會有一個機器人或者虛擬的老師來幫他學習,來陪他成長;每一個家庭都會有一個可以達到協和醫院專家水平的醫生助手;因為無人駕駛,我們今天幾千人到會場來,就不需要停車了,甚至城市可能不需要紅綠燈了;老人在家里都有機器人陪伴,每個家庭可能不只有幾輛車,還有幾個機器人。如果在座的喜歡,還可以把機器人女朋友帶回家,這也是胡郁做人工智能重要的夢想(又一次調侃胡郁——小編注)。

                    人工智能大潮的當下,我推薦大家看一下《人類簡史》、《未來簡史》這兩本書,相信這兩本書看完會有更多的觸動,這兩本書還有一個特點,都是用科大訊飛的語音合成來進行朗讀的,可以隨時隨地聽,在春節過程中就可以去享受它。

               

                    那么,面對著未來的十年,我覺得人工智能將是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偉大歷史進程。今天有人在這個時代會被淘汰,有人在這個時代會脫穎而出,但是所有人都不可能擺脫人工智能。這個時代已經蓬勃而至,所有人都不可能獨善其身,要么在這個時代成為引領者,成為開拓者,要么就會被這個時代所淘汰。

               

                    全球經濟現在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比如在智能硬件、穿戴式設備、無人機等領域,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由于風投不敢進,很多企業面臨困境。今天能有一個讓你在社會上立足的舞臺已經是實屬不易;而今天如果這個舞臺能夠長期的存續下去,你應該很幸福;而這個舞臺如果還能持續的成長和進步,讓我們每個人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機遇,我覺得就是幸福中的幸福。

                    而訊飛不僅是不斷發展,我們還在定義和改變整個世界,要成為未來世界格局的主導者,成為人工智能國家隊代表中國,要在全球獲得話語權,我覺得這個奮斗過程本身就是無比的幸福的。人工智能將是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偉大歷史進程,而這個進程中我們有幸參與其中。

                    大家都在說人工智能是好是壞?有喜有憂。有人擔心被人工智能所顛覆,有人擔心人工智能未來會主宰和統治人類,有人認為人工智能一定是為人類服務的。我想結果究竟怎樣,關鍵看做人工智能頂尖的科學家是怎么想的,關鍵看做人工智能頂尖的主導型公司是怎么設計的,是什么樣的企業家、什么樣的企業在主導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正在改變世界,而我們要用人工智能建設美好世界,世界將因訊飛而不同!讓我們一起努力,用人工智能建設美好世界!

               

              關 閉
              必宝线上娱乐
              <dl id="fxvuq"></dl>

                <progress id="fxvuq"></progress><div id="fxvuq"><tr id="fxvuq"><object id="fxvuq"></object></tr></div>
                  <dl id="fxvuq"></dl>
                    <em id="fxvuq"></em>

                      <dl id="fxvuq"></dl>

                      <sup id="fxvuq"></sup>

                          <dl id="fxvuq"></dl>

                            <progress id="fxvuq"></progress><div id="fxvuq"><tr id="fxvuq"><object id="fxvuq"></object></tr></div>
                              <dl id="fxvuq"></dl>
                                <em id="fxvuq"></em>

                                  <dl id="fxvuq"></dl>

                                  <sup id="fxvuq"></sup>